陈胜最后因何而死(具体)

  76111开奖结果,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陈胜创立政权,建国号为张楚,并自立为王。半年后,轰轰烈烈的起义浪潮渐渐衰竭,队伍溃败,首都沦陷,陈胜也被自己的车夫庄贾所杀,起义失败。陈胜死后,受到了普遍尊重,名气比生前大得多。司马迁专门为他作传,司马光称他的部队为“兵”,而不是贼。

  陈胜被害,激起其旧时侍从、将军吕臣极大悲愤。他在新阳(今安徽界首北)重举义旗,组建“苍头军”,从秦军手中夺回陈县,处死了投降秦军的叛徒庄贾,重新竖起“张楚”大旗。原奉命东下发展的部将召平,也假借陈胜名义,拜原楚国名将项燕的儿子项梁为上柱国,使之渡过乌江,西上击秦。反秦斗争再次恢复生机。

  陈胜从谋划起义,到称王立国,再到兵败被害,前后不过半年时间,但他点燃的反秦烈火烧红了大半个中国。“陈胜虽死,其所置遗侯王将相竟亡秦,由涉首事也。”三年后,刘邦领导的农民起义军杀入咸阳,推翻了暴秦统治,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农民战争最终取得了胜利。

  轰烈烈的起义浪潮渐渐衰竭,队伍溃败,首都沦陷,陈胜也被自己叛变的车夫庄贾所杀,起义失败。

  秦二世元年(前209年)秋,秦朝廷征发闾左贫民屯戍渔阳,陈胜、吴广等900余名戍卒被征发前往渔阳戍边,途中在蕲县大泽乡(今宿州市埇桥区大泽乡镇)为大雨所阻,不能如期到达目的地,面临全部斩首的绝境,情急之下,陈胜、吴广领导戍卒杀死押解戍卒的军官,发动兵变。陈胜,吴广,在大泽乡揭竿而起,实施了绝地反击,整个社会为之震动。

  起义军推举陈胜为将军,吴广为都尉。连克大泽乡和蕲县,并在陈县(今河南淮阳)建立张楚政权,各地纷纷响应。大泽乡起义因为陈胜得势后骄傲,加上秦将章邯率秦军而失利。陈胜也在逃跑的途中,被叛徒车夫所杀。

  陈胜死后,受到了普遍尊重,名气比生前大得多。司马迁专门为他作传,司马光称他的部队为“兵”,而不是贼。刘邦当了皇帝后,只看望过两位已故之人,一个是孔子,另一个就是陈胜。当然,也有反面例子,贾谊的态度就很有代表性,他认为陈胜不贤能不富有,才质平平,本事不大。所有的评价和说法,都有道理,也都接近真相。

  陈胜是个另类农民,特别善长思考。一个农夫,在田间地头说了几句话,竟能流传两千多年,至今还被频繁引用,这足以说明陈胜思考的深度、观点的精辟。他想的最多的是富贵问题,他明白穷人致富,不能单打独斗,必须相互提携,做到“苟富贵,勿相忘”。他了解农民,深知大多数人甘于命运摆布,每天都在等待,等待上天赐福好运来临。

  他也深知自己的思想离经叛道,很难获得理解和支持,所以,他发出了“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”的感叹。他看到了“天下苦秦久矣”的态势,质疑社会的种种不合理性,对天发问,“王侯将相宁有种乎?”这种发问,并不是谁都可以提出的。

  被他的车夫杀死。秦将章邯解除了起义军对荥阳的包围后,即倾全力进攻陈县。秦二世二年(前209年,汉初承秦制,十月为岁首)十二月,陈胜亲率农民军将士与秦军展开激战,虽奋力拼搏,终究未能挽回败局,被迫退至下城父(今安徽蒙城西北),准备重新聚集力量,再做反秦的努力。但没想到,竟被跟随自己数月的车夫庄贾杀害,成为千古遗恨。

  陈胜被害,激起其旧时侍从、将军吕臣极大悲愤。他在新阳(今安徽界首北)重举义旗,组建“苍头军”,从秦军手中夺回陈县,处死了投降秦军的叛徒庄贾,重新竖起“张楚”大旗。原奉命东下发展的部将召平,也假借陈胜名义,拜原楚国名将项燕的儿子项梁为上柱国,使之渡过乌江,西上击秦。反秦斗争再次恢复生机。

  秦朝末年农民起义的领袖之一,与吴广一同在大泽乡(今安徽宿州西南)率众起兵,成为反秦义军的先驱;不久后在陈郡称王,建立张楚政权。后被秦将章邯所败,遭车夫刺杀而死,陈胜死后被辗转埋葬在芒砀山。刘邦称帝后,追封陈胜为“隐王”。

  秦二世元年(前209年)七月,朝廷大举征兵去戍守渔阳(今北京市密云西南),陈胜也在征发之列,并被任命为带队的屯长。他和其他900名穷苦农民在两名秦吏押送下,日夜兼程赶往渔阳。当行至蕲县大泽乡(今安徽宿州西寺坡乡)时,遇到连天大雨,道路被洪水阻断,无法通行。大伙眼看抵达渔阳的期限将近,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不知如何是好。因按照秦的酷律规定,凡所征戍边兵丁,不按时到达指定地点者,是要一律处斩的。

  陈胜作为起义领导者,很多决策都是由他来制定的。取得了一些胜利后,这时陈胜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,他开始狂妄,猜忌。同时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,甚至连最开始跟他出生入死的人都不放过。

  见此情形,他的得力助手开始纷纷自立为王,不再听从陈胜的指挥。后来陈胜带领起义军抵抗章邯的进攻,然而却无法抵挡,最后只能退到城中。

  在逃跑过程中,陈胜依然保持着高高在上的态度,不断的催促车夫,甚至对马夫拳脚相加。最终被车夫庄贾设计杀害,从始至终,张楚政权仅仅存在六个月。

  秦二世元年(前209年),秦政府征集闾左平民去屯戍渔阳,陈胜,吴广等900多名平民被征发前往。途中在大泽乡被大雨阻拦,不能按时抵达目的地。依据秦朝的法律,不能按时到达戍守目的地的,下场只有一个,那就是处以死刑。

  情急之下,陈胜吴广杀死了军官,并设计让大家信服自己,发起兵变。此次兵变后,陈胜被推选为将军,吴广被推选为都尉,由此确立了军队的领导地位,建立了张楚政权。各地也是纷纷响应,实力日渐壮大。

  陈胜滋长了骄傲情绪,听信谗言,诛杀故人,与起义群众的关系日益疏远。派往各地的将领也不听陈胜节制,甚至为争权夺利而互相残杀。导致最后被车夫刺杀身亡。

  公元前209年陈胜、吴广领导的大泽乡起义,点燃了推翻秦王朝的熊熊烈火,揭开了秦末农民大起义的序幕。说过:“在中国封建社会里,只有这种农民的阶级斗争、农民的起义和农民的战争,才是历史发展的真正动力。”

  陈胜发动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农民起义,成为反秦义军的先驱,是中国农民起义第一人。

  陈胜率军占领陈郡以后,乃正式称王,定国号为“张楚”。这是中国历 史上第一个由农民建立起来的政权。

  《陈涉世家》记载:陈涉少时,尝与人佣耕,辍耕之垄上,怅恨久之,曰:“苟富贵,无相忘。”佣者笑而应曰:“若为佣耕,何富贵也?”陈涉太息曰:“嗟乎,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!”

  在大泽乡起义时,陈胜做了一次精彩的演讲,他对900名戍卒说:“公等遇雨,皆已失期,藉第令毋斩,而戍死者固十六七。且壮士不死即已,死即举大名耳,王侯将相宁有种乎!”